关注深发展的网友请留意此报道(转载)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08日

       深发展:股改寻踪 新桥式标准 东亚银行QDII产品热销中, 不论升市跌市, 都有机会获利刚刚全仓买进, 就有事要出门,

涨还是跌急啊!哈哈, 看手机就可以知道!www.stockstar.com 2007-5-26 11:09:06 蓝姝 欧阳晓红 经济观察报 【字体:大 中 小】 【收藏本页】 【打印】 关于深圳发展银行(000001.SZ)究竟利润几何的争论并没有因为两轮股改方案的公布而平息。 “从19.89元调整为19元。”5月24日, 深发展公布的二轮股改方案对行权价做出调整。这意味着充分行权后, 新桥可轻松获得至少50亿元以上的资本补充金。多家机构认为, 这将化解困扰深发展已久的资本瓶颈。 然而, 当人们将目光重新投向这场资本盛宴, 有关控股股东新桥投资集团掌控下的深发展业绩暴增再度被业内质疑。 这一次, 论据比往昔详实了。 拨备争议 日前, 一位与深发展颇为接近的人士向本报提供了一份深发展前50大不良贷款清单, 借以表明该行“连续三年在不良资产拨备上存在有组织性的作假行为”。 这份长达数页的清单, 汇集了深发展深圳地区90亿元左右的不良资产客户包括贷款发放数额、发放时间、贷款利率、五级分类归类、计提准备金比率等有关的详细数据。 其实, 早在深发展2006年年报发布之初, 就曾有业内人士对其不良资产拨备计提比例产生争议, 进而质疑其利润的高增长。 当时, 深发展2006年年报披露, 净利润同比大增319%。 中信证券随即发布分析报告称, 深发展是“值得高度警惕的非正常高增长”。 报告指出, 如果将计提准备增长率由-21%提到30%, 则深发展净利润增长率只有24%。目前深发展拨备覆盖率水平在48%左右, 远低于其他同业银行100%的拨备覆盖水平。针对深发展目前7.98%的不良资产率, 分析师们认为深发展更应该增加拨备计提而不是减少。 就此, 深发展的回应是其拨备符合银监会的有关指引, 有关外部审计师审计结果表明其拨备“处于合理水平”。 深发展董事长纽曼曾在此前的业绩发布会上称, 拨备水平的高低取决于每家银行具体的资产组合情况,

若没有看到一家银行的具体资产组合“是难以判断其拨备情况”的。他强调,

深发展正在经历一个巨大的转型, 而由低盈利水平转为正常的盈利水平时, 出现大幅百分比增长在情理之中。直到现在, 机构们对于深发展的估值依然存在较大幅度的差别。与瑞银(UBS)的研究报告中高达37元的目标价位相比, 广发、中信依然维持卖出的投资评级。
       广发对深发展的估值在20元左右, 而将行权后深发展每股净资产和每股收益乐观测算为7.06元和1.40元的中金, 则是“审慎推荐”的投资评级。 新桥式标准 如今, 这份“2006年12月前50大不良集团(系列)情况”明晰表(下称情况表)则揭开了深发展拨备的资产组合的具体情况,

成为质疑拨备覆盖方的证据。 资料分析显示, “深发展不良资产主要存在于深圳和广州两地。” 譬如, 深圳地区不良资产大概在90亿元左右, 主要由深发展内部特殊资产管理中心负责清收, 另一些重大案件以及原由总行资产保全部经管的不良贷款现已交由该中心经管。 情况表中的不良资产集中在1997年至2000年前时间段类发放的贷款, 深发展将之归属在3、4类, 即次级与可疑类。深发展对于不良贷款计提采取两种标准:对于同一客户余额在500万元以上的贷款采取个别计提, 由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审核。对于剩余的贷款采取组合计提, 采取一个比例。 分析材料认为, 深发展对于不良贷款中次级、可疑、损失类的资产归类, 在真实性、准确性、比例等方面值得注意。 2006年, 深发展归入损失类的资产为16.31亿元, 大部分资产归结在次级与可疑类别。而比起损失类资产100%的计提比例, 次级与可疑类则只有20%或者40%。2006年深发展整个不良资产准备金计提总额为16.797亿。而若按照财政部《金融企业呆账准备提取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的标准则少计提了38.6亿元。 财政部有关人士对此表示, 《管理办法》中的五级分类计提遵循的是谨慎原则, 防范风险是第一位的。不过, 选择风险管控第一位还是利润最大化, 最终取决于银行。至于计提比例是否到位, 财政部还无法过多干预, 因此银行呆账的计提银行可以有一些自主性。 银监会有关人士则表示, 目前, 银行五级分类在银行内部还有一个主观判断, 第一是具体的经办人, 再则是有一个风险讨论委员会。这样, 并不排除银行在分类上做文章的可能性。 提供报告的消息人士指出, 除了次级类贷款有所减少外, 深发展2006年年报在归为可疑类和损失类贷款分别增加10.35%和16.9%的情况下, 依然大幅度减少拨备计提比例。
        消息人士表示, 仅以情况表中50大不良客户的计提情况, 深发展相当项目存在提取比例过低的问题。 例如, 排在情况表首位的利用旗下20多家关联公司向深发展贷款3.2亿的莫京系列贷款, 其抵押物仅为国贸商业广场的八套商铺, 而莫京已经人在国外, 但深发展以客户经理已经达成以莫的对外债权转让一致为由做出乐观判断, 对这些归结为4类的不良资产计提58%。而他认为, 其实应在80%。 同为4类资产的佳木斯造纸(连续三年亏损退市)的3亿元贷款的计提则只有6%。 该人士透露, 在被归结为4类的可疑类贷款中, 大部分贷款已经逾期十年以上, 债务人基本已吊销、连续多年未年检、破产等等, 贷款到期后未有任何还款记录, 法院也基本中止或终结执行, 或者已经丧失诉讼时效而无法通过法律强制执行。 如果将计提准备增长率由-21%提到30%, 则深发展净利润增长率只有24%。目前深发展拨备覆盖率水平在48%左右, 远低于其他同业银行100%的拨备覆盖水平。 利益链条 显而易见, 上述财务处理方式紧紧维系着深发展的价值链条。
       一端牵着净利润;中间是在股改背景下, 股东之间对价谈判的话语权;末端则是新桥禁售承诺期结束时, 深发展能否有一份好看的财务报表, 进而卖出一个好价钱。 在去年10月底, 深发展发布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223%的第三季度业绩报告时, 深发展董事长纽曼称, 按照目前这种增长速度与规模, 深发展只需要新增7个亿资本就可以达到4%的资本充足率, 深发展完全可以在几个月之内达到这个基本标准。 这样, 即使没有外部资本补充, 深发展依然可以依靠银行自身的内部增长来解决资本充足率问题。对于深发展持续的业绩增长, 纽曼称, 如果偶然一次的业绩增长是因为好运气的话, 持续的业绩增长则说明银行已经在由转型期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Copyright © 2002 聚氨酯有限公司 juanzhiyouxiangongsi (montecabecagor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